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新闻 » 正文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南太湖号搭载的央视“未来号”卫星为什么未能能入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8-10-28 12:01  来源:U赢电竞   浏览次数:1406
核心提示:我国首枚民营火箭“朱雀一号”发射失利,卫星未入轨。10月27日下午,中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朱雀一号(朱雀·南太湖号)”在酒泉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搭载微小卫星“未来号”发射升空,成为我国首枚发射的民营运载火箭,开创了中国民营火箭的先河。但由于三级在飞行过程中出现异常,卫星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朱雀一号未能入轨

记者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最新获悉,“朱雀·南太湖号”一二级分离成功,整流罩分离成功,但由于三级在飞行过程中出现异常,卫星未能入轨。
 
10月27日下午,中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朱雀一号(朱雀·南太湖号)”在酒泉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搭载微小卫星“未来号”发射升空,成为我国首枚发射的民营运载火箭,开创了中国民营火箭的先河。
 
“朱雀·南太湖号”是由民营商业航天企业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三级运载火箭,记者从发射现场获悉,全箭总长19米,箭体直径1.35米,起飞重量27吨,设立起飞推力45吨。
 
蓝箭航天是国内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同时,获得了国内第一张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
 
蓝箭航天CEO张昌武认为,作为中国民营运载火箭首发,这样的结果已经不容易,此次发射已经达到了关键技术验证的目标。同时,从设计目标来看,‘朱雀·南太湖号’只要竖在发射场,就已经是一种重大胜利。“在这背后,我们做了一系列重大工作,完成了包括与行业内监管部门一起推动民营航天的准入制度、许可申请、简化发射流程等,这已经具有里程碑意义。”
 
接下来,蓝箭航天将对此次发射进行分析后,给出官方结论,并将继续推进火箭研制。
 
“朱雀·南太湖号”与浙江渊源颇深。
 
10月22日,蓝箭航天在湖州举行新闻发布会举行,宣布旗下运载火箭“朱雀一号”因其颇具湖州元素,被命名为“朱雀·南太湖号”。
 
而早在2017年底,蓝箭航天开始在全国寻找火箭智能制造基地,湖州进入了蓝箭航天CEO张昌武的眼帘。他认为,浙江制造业发达,本土及周边有大量与航天配套的产业链布局,能够充分满足航天火箭生产组装对配套环境的需求。
 
今年8月底,位于国家级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蓝箭航天(湖州)智能制造基地正式投入使用。未来,基地将主要承担蓝箭航天火箭、火箭发动机的研制、生产、总装,火箭发动机及组合件的液态试验。预计到2022年,将形成每年200台火箭发动机、15枚液体火箭的生产能力。
 
让人更加期待的是,“朱雀·南太湖号”的姐妹篇运载火箭“朱雀二号”,其将配备企业自主研发的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该火箭将完全在湖州进行组装,对标世界民营火箭公司研发的产品,运力可以将两辆大型SUV轿车同时送入太空绕地飞行。放眼全球,目前,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的商业航天公司仅特斯拉公司马斯克创建的Space X,以及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创建的Blue Origin(蓝色起源)。
 
记者了解到,“朱雀二号”计划于2019年完成全部地面试验,2020年首飞。9月27日,天鹊发动机短喷管推力室在湖州进行20秒短程点火试车取得成功,标志着我国民企初步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
 
一、民营火箭“朱雀一号”将发射卫星入轨
 
根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国内首枚民营运载火箭“朱雀一号”,近日在西安总装完毕,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升空,将微小卫星“未来号”送至太阳同步轨道。
 
“朱雀一号”项目负责人张昌武介绍,民营火箭“朱雀一号”具备太阳同步轨道500公里200公斤的运载能力,它在低地球轨道具备300公斤的运载能力。这款火箭刚刚完成它的总装,将在未来的两个月,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进行第一次的试验飞行。
 
民营火箭“朱雀一号”是三级固体运载火箭,直径1.35米,全箭总长19米,起飞重量27吨,起飞推力45吨,主要面向微小卫星和立方星星座组网等发射需求。
 
运载火箭的研制和发射流程十分复杂,此前,国内尚无民营运载火箭制造和发射的案例。据介绍,如果未来“朱雀一号”发射顺利,将成为国内首个把卫星送入空间轨道的民营运载火箭。另外,民营火箭“朱雀一号”的姐妹篇中型液体运载火箭“朱雀二号”,全长48.8m,运力上可以将两辆大型SUV轿车同时送入太空,预计2020年开展首飞。
 
今年10月份,民营火箭“朱雀一号”搭载央视综合频道《加油!向未来》第3季节目定制的“未来号”微小卫星,准备将它发送至太阳同步轨道。这颗微小卫星配有精巧型集成数据回传系统,用来满足节目在轨科学实验任务需求。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中国财经报道》、国际频道《中国新闻》均报道了此消息,另外,民营火箭“朱雀一号”相关信息也受到了多家省市电视台媒体的关注。
 
二、今年四季度蓝箭航天“朱雀一号”火箭将发射央视“未来号”卫星
 
记者从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获悉,今年四季度,公司自主研发的“朱雀一号”运载火箭(ZQ-1)计划将央视的“未来号”卫星发射到SSO(太阳同步轨道)。目前,ZQ-1已完成进入发射场前所有测试准备工作,可出厂执行发射任务。蓝箭航天是国内从事火箭研制和运营的民营企业,聚焦中小型商业航天应用市场。
 
三、“朱雀一号”运载火箭全系统合练完毕,即将出厂
 
9月13日,由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中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 “朱雀一号” (ZQ-1),圆满完成总装出厂测试及全系统合练,即将奔赴发射场。
 
据蓝箭航天官微报道,“朱雀一号”出厂测试历时10天,是总装完成后对火箭各系统的“全方位体检”,测试结果满足设计指标要求,各系统工作稳定可靠,具备出厂的条件。
 
“朱雀一号”运载火箭全系统合练完毕,即将出厂
 
全系统合练是对火箭系统执行发射任务时工作及流程的演练。“朱雀一号”的全系统合练完成了子级对接、整流罩合罩、吊装、起竖、测试、发射等一系列从技术区准备、火箭转载、发射区起竖发射的全流程演练,合练结果表明“朱雀一号”各系统接口协调匹配,工作界面清晰,流程安排合理,动作衔接流畅。
 
总装出厂测试及全系统合练完毕,意味着火箭已完成进入发射场前的所有测试准备工作,验证了“朱雀一号”各系统设计正确可靠、接口协调匹配、性能稳定达标,可以出厂执行发射任务。
 
“朱雀一号”运载火箭全系统合练完毕,即将出厂
 
“朱雀一号”(ZQ-1)是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三级运载火箭,全箭总长19米,箭体直径1.35米,起飞重量27吨,起飞推力45吨,主要面向微小卫星和立方星星座组网等商业发射市场。“朱雀一号”将于2018年四季度,将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CCTV1节目的 “未来号”卫星发射至SSO(太阳同步轨道),其中“未来号”是蓝箭航天为央视综合频道《加油!向未来》第三季节目定制的微小卫星,该卫星将满足节目在轨科学实验任务需求,并配有精巧型集成数据回传系统,与空间相机数据共同打包回传地面。
 
四、蓝箭"蓝图":朱雀一号后还有空天飞机 目标是洲际往返
 
总装工厂保持35%-50%的湿度,温度也严格控制,任何进入工厂的人员必须先经过静电测试。一切手段都是为了防止静电引爆已经浇铸在火箭箭体内的20吨固体燃料。
 
朱雀一号 资料图 朱雀一号 资料图
近日,朱雀一号固体三级火箭总装完毕,控制测量系统、动力系统和地面系统已经完成多项试验验证工作。如果总测顺利,10月份它将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升空,送央视为《加油!向未来》节目定制的科普教育卫星“未来号”去太阳同步轨道,而它也可能成为第一枚能上天的民营运载火箭。
 
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蓝箭”)投入1亿元人民币经费研制朱雀一号。这家成立于2015年6月的商业火箭公司聚焦于中小型的商业航天应用市场,主要研制液氧甲烷航天发动机及液氧甲烷火箭,创始人之一、蓝箭CEO张昌武还是金融出身。
 
9月27日,朱雀一号已经启程运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10月底将搭载“未来号”卫星发射入轨。这枚火箭孕育自陕西西安一处火箭总装工厂内,它或将成为中国第一枚民营运载火箭。
 
固体火箭朱雀一号的过渡使命
 
澎湃新闻记者在进入火箭总装工厂前,需要在门口的小球触摸3秒,显示绿灯意味着无静电,方可入内。虽然蓝箭CEO张昌武立志要造一枚液氧甲烷火箭,蓝箭首飞的朱雀一号却是一枚固体三级运载火箭,起飞重量27吨,起飞推力45吨,直径1.35米。它的工作原理就像“二踢脚”,封闭的容器内浇铸固体火药,点火以后在容器中燃烧,产生的高温高压燃气从尾部的喷管喷出产生推力。
 
三级火箭由三个发动机构成串联。按照常理,火箭“想爬高”,必须靠多级。单级火箭和两级火箭属探空火箭,真正能入轨的火箭至少需要三级。等它上天,每一级箭体上的8个特制螺栓在接到命令后解锁,一级用完扔掉一级,再接着往天上跑。跑到100多公里时,整流罩分离,接着卫星继续飞行到达预定轨道。
 
“每次飞行实验,分离一直是我们搞火箭的最揪心的地方。分离后,给上面的控制力得刚好够,这是状态最复杂的环节。”蓝箭技术总监蔚莱回忆他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工作时的情景,每次一到实验的分离环节,总设计师们齐齐盯向大屏幕,观察分离细节。火箭正常飞行时反倒不担心。这位研究了半辈子的技术总监一下飞机就换上带有蓝箭标志的黑色T恤,嘴上说的全是火箭,还有他第一次乘飞机的经历。
 
今年2月,马斯克的Space X发射了“猎鹰重型”(Falcon Heavy)火箭。搭载火箭奔向太空的是一辆樱桃红的特斯拉敞篷电动跑车,载着假人,车上还播着大卫·鲍伊的经典歌曲《太空怪人》。
 
由蔚莱带头研制的朱雀一号还无法“打”一辆上吨的汽车上天。定位为小火箭,它的近地轨道运载能力是300千克,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是200千克,相当于3-5个标准身材的成年人体重。朱雀一号瞄准了微小卫星和微纳卫星的发射市场。
 
2015年以来,民营商业卫星公司纷纷进场,九天微星、天仪研究院、千乘探索、微纳星空主打商业小卫星的研发制造。这些小卫星都将目光放在低轨道上。低轨道意味着低覆盖,低覆盖意味着卫星数量要多。民营卫星公司正在酝酿卫星组网的布局。商业卫星公司九天微星要在2021年底前发射72颗低轨卫星,完成物联网星座的全球组网。在国外,Space X将在2019年启动正式的卫星发射工作并持续到2024年。这5年里,马斯克需要将组网所需的4425颗卫星送入近地轨道。
 
今年6月,美国卫星工业协会(SIA)发布《2018年卫星产业状况报告》,对2017年全球卫星产业发展及其产值进行全面评估,去年一年创造了345颗卫星的发射记录,共进行90次发射活动,其中64次为商业卫星发射,卫星产业规模达2690亿美元,同比增长3%。
 
“卫星公司都希望往天上扔(小卫星),有了这款火箭以后,蓝箭帮着这些微小卫星公司一起成长。”在蔚莱的描述中,朱雀一号更像一款过渡型火箭,当市场只需要小卫星的发射服务时,初创的蓝箭也打造一款小火箭,“等小猪仔养肥了,他们搞大卫星时,我们的大火箭就出来了。”
 
民营商业火箭的市场来自民营商业卫星。不过,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副院长、微小卫星研究中心主任金仲和对目前国内商业卫星发射市场的需求提出另一种看法,“想发卫星的企业没有那么多,因为卫星真正的商业用途还没有起来。”
 
卫星的市场没起来,商业运载火箭的赚钱途径在金仲和看来并不明朗。“显然他们都要烧钱,关键是谁能烧到那个时候。”
 
民营卫星公司九天微星CEO谢涛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九天微星的两次卫星发射都搭国家队的火箭上天,能送商业卫星入轨的民营火箭产品还没做出来。之所以没有这款产品,他认为还是技术能力的缺乏,“但我希望他们能早日具备这个能力,把成本大幅度降下来。”
 
国家队的搭载服务已经排到7年之后
 
2015年6月,当时32岁的山东人张昌武从金融跨界,与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曾在欧洲航天局工作15年的吴树范一起创办了蓝箭航天。张昌武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就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原本从事的是汽车金融等领域的工作。
 
蓝箭成立的2个月后,一家名为零壹空间的商业火箭公司也成立了,随后是星际荣耀、深蓝航天等民营火箭公司走上商业航天舞台。和民营商业卫星公司的起步时间几乎同步,商业火箭也崭露头角。
 
“我们决定去做(商业火箭),国内的人才非常确定是可以支撑起来这件事了,国内的配套体系也非常完整。国内的资本环境,我觉得在世界上是一流的。但国内的政策开放程度怎么样?开放的节奏怎么样?这些确实未知的。”金融出身的张昌武对资本和机遇总是敏锐的。正如他的装扮——西装革履加大背头,即便投身火箭领域,他看上去依然像个金融人士。“很多领域都存在未知,一旦一切条件成熟了,这个机遇肯定就没有了。”
 
政策上的机遇在蓝箭创立前后有所显露。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卫星导航地面应用系统建设。2015年,军民融合被上升为国家战略。2016年12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鼓励引导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有序参与航天科研生产、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空间信息产品服务、卫星运营等航天活动,大力发展商业航天。
 
航天事业一线工作人员也嗅到了商业航天的苗头。朱雀一号的总装设计师戴政曾经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工作。加入蓝箭之前,他认为商业卫星发射的需求已经“进入一个爆发的临界点”。
 
“外面一些小卫星和微小卫星公司找到国家队的火箭,说能不能通过搭载给他们给打上去。最后发展到找我们搭载的公司已经排到7年之后。”预约7年才能发射一颗星,这对拼命成长、希望成为领域内独角兽的商业卫星公司来讲并不现实。
 
上天找“风口”,那些被称为“中国的马斯克们”纷纷加紧商业火箭的布局步伐。他们都想跑快些,争夺“首枚”称号。一旦风口过了,民营商业火箭的蛋糕也许就分不到了。就像金仲和说的,“从发上去来讲,谁先发上去就有优势。”
 
成立于2016年10月的星际荣耀,在今年4月首飞“双曲线一号S”,这枚被称为中国首枚上天的民营固体验证火箭从提出、设计、制造到发射,在60天内完成,堪称“火箭速度”。一个多月后,民营航天科技(9.110, 0.05, 0.55%)公司零壹空间发射了“重庆两江之星”探空火箭,这枚火箭被称为中国首枚民营自主研究的火箭。9月5日,星际荣耀的商业亚轨道探空火箭“双曲线一号”搭载3颗立方体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进行亚轨道验证飞行。两天后,零壹空间官微称,“重庆两江之星”商用亚轨道火箭成功发射。
 
蓝箭也想做“首枚”——首枚搭载卫星进入太阳同步轨道的民营商业运载火箭。
 
“蓝箭、零壹空间、星际荣耀,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特点,但从现在来看,当他们真正把运载火箭发入轨之前,都不太好说谁更有优势。谁第一个把运载火箭打入轨,也不完全说明问题。”金仲和仍然觉得,对于民营商业航天来说,“除了技术实力本身,商业能不能做起来是关键。现在这几家商业火箭的技术主要来自国家队,从技术实力来讲还谈不上综合性的比较。”
 
技术上,民营商业火箭总带有国家队基因。蓝箭成立一年半,蔚莱跳出国家队,加入蓝箭的前提是,蓝箭的未来不是造探空火箭。1958年,中国发射第一枚自行研制的二级固体探空火箭“东方-1号”。如果蓝箭继续干60年前航天前辈干过的产品,蔚莱不会考虑蓝箭。
 
他想做液氧甲烷发动机,节省成本,还能回收。最终干一款能空天往返的飞机,一小时到达地球各角落。“space X是垂直回收,从这儿蹦到那儿。我希望是从这儿飞到那儿。他要上火星,我就想解决地球人的快速洲际往返。”微胖的蔚莱用手灵活比划飞行路线。
 
如果今年试车成功,蓝箭想死都不容易
 
“在液氧甲烷发动机这个领域,比我们走得快的,只有SpaceX和蓝色起源(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旗下的一家商业太空公司)。”在火箭总装工厂的2楼,除了几个员工宿舍,还有一个简单的会议室。会议室屏幕上正播放张昌武接受某家媒体采访时的视频。西装、衬衫、大背头,张昌武字正腔圆评价蓝箭主打的液氧甲烷发动机。
 
液氧甲烷发动机就像一针鸡血,让蓝箭人振奋。和视频里的张昌武一样,会议室里的蔚莱语调平和却不止一次放话,“如果今年(百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能试车成功,哪怕推迟一点进度,等于蓝箭想死都不容易。”他甚至觉得,民营商业航天发展(7.130, 0.05, 0.71%)的难点不在技术,而在观念。换句话说,他要挑战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慢慢让更多人接纳他们。“这需要一个周期,如果我说明天要载人,我估计没有哪个中国人敢到我这儿坐。”
 
蓝箭走的是液体火箭的技术路径。今年3月,蓝箭10吨级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推力室试车成功。发动机被命名为“凤凰”,寓意吉祥和谐、一飞冲天。
 
这项技术早在2011年被国家队掌握。2011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北京11所60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首次试验取得成功。2016年,液氧甲烷发动机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101所也完成200秒热试车。近日,西安航天动力(7.560, 0.00, 0.00%)研究所的一则启事也显示,1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和百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也是该所瞄准未来可重复使用低成本运载火箭而自主研发的两个关键型号。
 
选择液氧甲烷作为推进剂,张昌武看中的是成本低。“民用甲烷价格普遍在3-5元一公斤,相比于航天的煤油、液氢液氧,它的价格算白菜价。”液氧甲烷无毒无污染,比冲高,动力强,燃烧之后不结焦,获取渠道广泛。
 
煤油分子链大,燃烧易积炭,甲烷和氧气在一起燃烧就没有这一问题,对于可重复使用来说,液氧甲烷的组合减少了后期清洗的步骤和成本。
 
不过,金仲和说,液氧甲烷是一种技术途径,在技术难度上和其他没有技术差别,“你说特别先进还谈不上,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
 
液氧甲烷火箭能实现高频次的火箭回收复用。实现可回收后,火箭的成本就变成单次发射所需要的推进剂成本,再加上配套设施和人力成本。就像飞机的一次飞行所需要的燃油费和服务成本。张昌武自信,如果实现可回收,火箭的发射称得上白菜价,以公斤为单位,单次发射服务价格能降到一两千人民币一公斤。而目前还需要1万美元一公斤。
 
根据蓝箭航天设定的核心任务节点:2018年,完成“天鹊”百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的研制;2019年,将基于这款发动机的中型液氧甲烷液体火箭“朱雀二号”生产完毕到出厂的状态,并争取获得发射许可;2020年,完成发射,正式商业化。
 
“我跟我们团队画饼,未来的太空圈非常大,你的脑袋有多大空间,未来太空经济就有多大。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我们不可能永远生活在摇篮里。”讲情怀,蔚莱语调平和,话却带有鼓动性。
 
“大家还在讲故事的阶段。”金仲和看到的是民营商业航天的技术、人才仍然来自集团公司和高校,他看好民营商业航天公司的活力,更期待看到民营商业航天具备实施想法的能力,“现在大家都是说得多做得少,还没把自己的技术实力展示给大家看。”
 
9月27日,朱雀一号已经启程运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等待10月底的发射。距离朱雀一号的故事正式“开讲”不到一个月。如果一切顺利,它或许能带着“未来号”上天,也可能获得一个“首枚”称号。
 
五、“朱雀一号”西安总装完毕 系我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
 
核心提示: 近日,由民营航天企业蓝箭航天研发的运载火箭“朱雀一号”完成总装。作为国内首枚由民营企业自主研发,且把卫星或有效载荷送入近地轨道的运载火箭。值得一提的是,“朱雀一号”的总装工作全部在西安完成。
 
“朱雀一号”是谁
 
近日,由民营航天企业蓝箭航天研发的运载火箭“朱雀一号”完成总装。作为国内首枚由民营企业自主研发,且把卫星或有效载荷送入近地轨道的运载火箭。值得一提的是,“朱雀一号”的总装工作全部在西安完成。
 
“朱雀一号”属三级固体运载火箭,箭体直径1.35米,总长19米,起飞重量27吨,起飞推力45吨,在国际上属于先进水平,拟定于今年第四季度携带“未来号”卫星发射至太阳同步轨道。它将搭载的是为一档科普节目定制的微小卫星——“未来号”,用于满足节目在轨科学实验任务需求。
 
“朱雀一号”顺利完成总装并正式进入发射准备阶段,意味中国民营航天首次走通了运载火箭研制和发射流程中的全部研制验证环节、供应链配套环节、各项体系环节和大部分行政审批环节,并能够完成运载火箭从零部组件、单机、系统到全箭总装测试的全部集成工作。
 
降低成本背后秘密
 
如何降低火箭发射成本,是解决民营企业发展商业航天的技术高门槛的关键。
 
据介绍,世界航天发动机发展的第一阶段以战略导弹为目标,此后用于运载火箭,其特点是技术简单,大部分采用有毒推进剂;第二阶段以运载火箭为目标,其特点是采用液氧煤油和液氧液氢等推进剂,一次性使用,并提高了发动机的性能;第三阶段以重复使用降低成本为目标,其特点是采用绿色环保无污染的液氧甲烷推进剂,通过重复使用,大幅度降低运载火箭的发射成本。
 
蓝箭航天研发的发动机瞄准航天技术的发展方向,采用液氧和甲烷推进剂,设计使用次数为10次以上,未来将达到百次级。蓝箭航天通过技术攻关、工艺改进,使发动机可靠性更高、成本更低。目前,大型液氧甲烷发动机已完成全部设计工作,正在进行零部件制造,计划年底开展发动机全系统热试车,2019年底完成研制工作。
 
动力是火箭的核心,陕西又是中国航天液体动力之乡。因此,2016年,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在西安成立陕西蓝箭航天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下一款核心产品是中型液体运载火箭“朱雀二号”。
 
在动力系统上,“朱雀二号”将选择“80+10”的最优技术路线。其中,80吨发动机通用于火箭一级和二级,10吨级发动机通用于火箭二级和三级,低地球轨道运载能力可达4吨,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2吨。“朱雀二号”计划在2020年实现火箭首飞,将成为中国航天事业发展的有益补充。
本文网址:/news/show/26350/,转载请注明出自U赢电竞,谢谢!
专题推荐: 火箭 朱雀一号 卫星
 
相关新闻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精彩图文
推荐资讯
最新资讯